首页 > 科幻小说 > 我的绝美冥妻 > 第四百七十二章 又提巢湖

第四百七十二章 又提巢湖(1/1)

目录
好书推荐: 打鬼子从八佰开始 女子监狱男医生 极品校长 茅山厄事 总裁大人轻点疼 久别重逢:萌宠青梅 爱到最深处 女人善变 我的新郎是阎王 我在夜场干少爷的那些年

我的绝美冥妻第四百七十二章 又提巢湖: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这一阵忙活,午饭也没吃。我也理解男人,爱女心切而已,该体谅一下。到了下午三四点,该买的东西好像差不多了,又去了一趟花圈店,一直等到要的东西做好了,才回家。

高项醒了,在一边忙活着,客厅里边满是一些用纸做的东西,比如别墅、车等些东西,还有一些东西叫不上明堂。我在一边看着,偶尔帮一下忙。

也没觉的多快,前半夜就这么过去了,高项嘀咕了一声,说时辰快差不多了,该走了。

这是要去外面么?

不过要去外边,客厅里边的东西也要弄到外边,这事就落到了我的头上。谁让高项会这些,苦力活自然留给我了,一直忙活到后半夜,才算是完事了。

在一片无人的郊区,周围堆满了各式各样的东西,大多数是用纸做好的,有别墅、衣服、车等。如果不考虑实际用途,可以说是极尽奢华。

接下来就是高项的事了,我是不太懂,不过猜到个大概,估计就是结阴亲的仪式了。对于这事,本来有忌讳的,但想了一下,色鬼与女孩走在一起,我也算半个媒人,也不会有什么事的。

高项在一边嘀咕着,女孩的父母在一边看着,时不时会听高项的嘱咐说几声,反正用时挺久的,大概是仪式完毕了。高项招呼了我一声,说快一点,把这些东西烧了。

说着,高项点燃了其中一个,然后不其它东西就往火苗是扔,一边扔的同时,嘴里边还念叨着什么。女孩的父母也是如此,一边扔着,一边念叨着,类似于安抚了。

东西挺多,烧的也挺久了,等把一切全部烧完了,一点也没剩余后才算完事。高项吐了口气,说了一句,好了,没事了,这就算完成了。

今晚也不早了,就在男人家里边待了一晚。第二天早上,是男人送的我们,还递过来三沓钱,一看就有不少,我本来想拒绝的,但高项说收下吧,这是礼俗。

用高项的话来说,我在中间做了媒人,张峰当然也算,事成之后多多少要拿一些了,别看是阴亲,但也算积了一份阴德。而他呢,忙前忙后的出了不少力,自然也有报酬。

不过报酬是有个度的,不能太少了,也不能太多了,反正里边的学问有些大,我听高项说了会,心里边是明白了,但要说是说不出来的。

我没让男人送到医院,而是在附近的一个饭店停了下来,昨天一整天都没吃东西,肚子里边早饿了。吃了点东西,大概是早上十点左右,才搭车去的医院。

见到张峰,我把男人给的一沓钱让他收下,张峰看也没看,随意的放到桌上,问了一句,事情办妥了?我看了一眼高项,说你问他,这事我不是很懂。

高项点头,说没事了,办妥了。

张峰点了点头,然后看向了高项,说道:“你让我办的事查到一些了。你师傅的确在徐老手下做事,不过那是十几年前的事,在九年前找你师傅的人,好像不是徐老派去的。”

说着,张峰把一叠文件给了高项,我瞄了几眼,不过离的有些远,看不清写了些什么。这时,张峰又说道:“这是两年前的所有档案,上面没有任何关于你师傅的记录。”

高项看完后,看了一眼张峰,问了一句:“那找我师傅的人是谁了?”张峰听后莫名看了我一眼,又问了一句,那你知道你师傅去哪了么?

高项哦了一声,说我不是很肯定,好像去了一个地,师傅最后的去向是指向了当地的一个湖泊,我问过当地人,人们说那里是巢湖,属于禁地,最好叫我别去,不然会死人。

什么!巢湖?

我心里边猛的一惊,高项的师傅是去了巢湖?这一下,我有些坐不住了,忙问了一句,你说是巢湖?高项嗯了一声,说好像是,当地人这么说的。

这一刻,我一下想到了金九老大爷,金门十人就是在巢湖遇难,除了老大爷一人外,全部都死了。

这是怎么回事了?高项的师傅也牵扯进巢湖了?

这时,张峰开口了,说了一句:“小飞,我怀疑当初叫走高项师傅的人,可能是金九前辈。”

什么!那怎么可能?老大爷不是从几十年前去过一次么?在以后就没去了。不,我有些不信,难道在九年前还去过一次?只是没有人知道。

我忙问了高项一句,你见过那人么?

高项点头,说见过一面,当初来人找我师傅时,我就在一旁,也没想到这一去就没再回来。说着,高项描述了一下那人,不过也没听出啥特征。

唯有一点可对的上,就是年纪差不多。我呼了口气,心里边琢磨了一下,越发觉的有可能了。

第一,老大爷与高项师傅同为徐老的手下,认识也不为过了,在‘退休’以后,老大爷以个人身份去找高项师傅帮忙,这也不是不可能。

第二,如果说起巢湖,我想到的就是金门十人了,对老大爷而言,这是一个执念。在认识我以后,心里边还打着小算盘,想要借助我背后的人,去弄清楚巢湖。

难道说真的是老大爷么?

想起老大爷,我回响起在墓地那会,叫我傻蛋的也只有老大爷,灭魂钉也只见老大爷用过。说真的,我觉着老大爷还在,就算是死了也在,不过我不清楚在哪。

我看了一眼高项,说你去过巢湖那个地方?那里是个禁地,也是我还没去过的一个禁地,也不知相比于其它禁地,巢湖的危险程度是多少了。

高项摇头,说没去,我没把握去了能回来,听当地人说后,我远远的看过,给我的感觉挺压抑。我特意算了一卦象,卦象却是乱七八走,算不出来什么。

说完,高项叹了口气,说在后来得知了师傅以前的线索,在一个叫徐老的手低下做过事,我就找来了。唉,本来还以为查出点什么,看来你们也不知道啊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打造至高世界 准备伏击一只外神 诸天从婴开始 穿越世界的氪星人 我是个假外星人 全球捉迷藏:开局获得作弊模式! 独狼玩家 我老婆是女王 杂毛小道 河妻
 返回顶部